返回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 > 评论观察 >

施永坚 忆流沙河 写诗是需要激情的

时间:2019-11-29 15:59来源:成都文艺网 作者:施永坚 点击:
2019 年 11 月 2 3 日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车站,成都阴寒多日,难得一阳光天,我拟泡上一壶好茶,独自品茗享受初冬的暖日。顺手翻看手机微信朋友圈,被突然刷暴的流沙河仙逝消息和纪文所惊愕。 连日的网上纪文,每阅读一篇,都让我仿佛再次看见流沙河老师仙风

 

20191123日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车站,成都阴寒多日,难得一阳光天,我拟泡上一壶好茶,独自品茗享受初冬的暖日。顺手翻看手机微信朋友圈,被突然刷暴的流沙河仙逝消息和纪文所惊愕。

连日的网上纪文,每阅读一篇,都让我仿佛再次看见流沙河老师仙风身骨行于蓉城,勾起自已是否已忘却,实又明刻记忆中的那些往事。

我相识流沙河老师已整整三十五年。那是我只是一位青春年少的文学青年,有幸与前辈流沙河老师相识,并受他对我的文学教诲,受益终身。

上世纪80年代初,刚从苦难岁月中走过来的中国人,百业待兴,万物复苏,我们这代在动荡中成长的人,面对新时代的到来,充满着对知识的渴望、对未来的向往。

1984年春成都市团委和成都市青年自学咨询站为适应成都市文学青年和文学爱好者的求知需求,倡领成立青年文学社团组织,我和七八名文学青年推选为筹备组骨干,启动“成都市自学青年文学协会”(后更名为“成都市青年文学协会”)

正是青春年少的我们,为不辜负全市青年文学爱好者的期望,我们筹备组作出一个大胆的举动,一定要请到我们心中敬仰的文学前辈来引领,栽培一株株文学幼苗。    

于是我们分工奔走于成都,拜访和聘请当时成都文学界名人,我的使命是希望能请到流沙河老师挂任副会长,让诗歌青年聆听流沙河老师教导,走进诗的圣壂。

安排给我如此重的任务,我丝毫无把握,我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敲开了《星星》诗刊主编流沙河老师的办公室门,流沙河老师热情的接待了我,我将自已的来意和诚意向流沙河老师讲明后,他竟没有半点推意,十分爽快的接受了我们的请求,“能为喜欢文学的青年人做点事,我是应该的”,流沙河老师这一句简单而直白的话,此时对我而言已无法用再多的谢词表达对他的敬佩。

1984928日上午,成都市青年文学协会在团市委大会议室举行成立大会

名誉会长:巴金、艾芜、马识途

会长:崔桦 (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长)

副会长:流沙河(《星星》诗刊主编)、邓仪中(《青年作家》主编)

大家厚爱推举我担任秘书长。

流沙河老师身着兰色中山装,手提文包,早早的来到会议室,在场的许多文学青年纷纷涌到流沙河老师跟前求教。此事此景我看到的不是一位大诗人与他的崇拜者在一起,而是一位平凡而普通的老师与他心爱的学生在一起。

成都市青年文学协会今日已无存在,永成历史。

但在那段春潮湧动的岁月,成都市文学青年有兴聆听文学前辈讲座,受益于教导鼓励是十分有幸的。

 19864月的一天,我和另两位诗歌爱好者各自带上自已的诗稿到流沙河老师的家中请教,他认真的读了我们递上的诗稿,微笑着一一归还我们,他没有点评任何一首。从他的书柜里取出三本书籍,十分亲切的言语道:“给你们各自送一本我去年出的小册《写诗十二课》,看对你们有没有帮助”,并提笔为我们留下签名。

流沙河老师一一递赠签下名的《写诗十二课》给我们,这意外的收获让我们太兴奋了,他语重心长的讲了一句:“写诗是需要激情的”。

“我已不再多写诗了,我想研究一下飞蝶”。他指着书房窗前的一张大沙发,“我就经常睡在这里,希望夜里睁睛能看到突然出现的飞蝶”。那时年轻的我们,无法阅读一位历经沧桑诗人。

此后一段日子里我恼海中总会出现流沙河老师那句“写诗是需要激情的”话。

认认真真拜读流沙河老师赐赠的《写诗十二课》。

 
 
 

 

再一一复看自已写的诗,一日顿悟,我写的“诗”毫无激情,只能算是一种叙事述心的小文,流沙河老师是明语点评。

我无激情谈何写诗,自已的视觉更喜爱静观人事、品赏艺术,理应笔写。从此告别“诗”。

正是流沙河老师这一点拨让,我找到自已写作的路径,大量写作发表了自已目睹的时代变迁中人和事的叙述文和报告文学,《成都晚报》开辟专栏几年里连裁我写作的《华灯出上》、《普通成都人》、《异乡成都人》等。

几年后,我以《团结报》四川记者站首席记者的身份采访流沙河老师时,谈及他的那句赠言“写诗是需要激情的”话时,他笑对我讲:“我都不写诗了”。

一位曾经因诗而名天下,因诗而受磨难,因诗而为人敬的人,却放弃了写诗,我已无法再采访叙写,留给后来人去追写。

人生其是就是一场旅行,在旅行中体验与感悟。

流沙河老师后来用二十多年的时间研究易学、解注庄子。而我却在时代潮流的冲击下蹉跎岁月。

几年前相识洪雅五斗观罗心道长,结为世友,推为四川瓦屋山道教协会常务副会长,我就又一个心愿:在青衣江畔的五斗观,邀请流沙河老师举办一场“品茶论道一一五斗观”,想再次聆听流沙河老师的人生点注。

如今这一心愿因流沙河老师仙逝已成遗憾。

厚爱晚辈是人生最后的奉献,而今的我能仿学流沙河老师一二便足也。

     

  20191129日写于华阳.双无斋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天猫 冰狼2.4免费版 男科在线咨询 南宁男科医院 南宁男科医院 南宁男科医院 冰天加速1.43免费版